潘丽萍

联系我们

姓名:潘丽萍
手机:13153946888
电话:13153946888
邮箱:329777811@qq.com
证号:13713201411386946
律所:山东正之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临沂市北城新区沂蒙路与天津路交汇金猴名居3A706室

首页: 律师文集 > 离婚财产> 正文

离婚财产

南京富二代杀妻案:女方父母要求公审

来源:临沂离婚律师   网址:http://www.lawlylh.com/   时间:2014/11/14 17:12:40

    2013年4月25日发生在南京的富二代杀妻案仍在不断发酵中。昨日,得知女婿吉星鹏向法院提出不公开审理的要求后,祁可欣父母说,“我们要求公开审理案件,一命抵一命,还我女儿清白。”女儿死得太冤,他们不忍心无辜死去的女儿被人“泼脏水”。祁家父母透露,他们已经就此案提出民事赔偿,并要求获得外孙女的抚养权。

小祁的妈妈一提到女儿就泪流满面

  驳斥传言:我家城里有2套房子 没有必要去攀富

  “我女儿死后,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看到网上对我女儿的传言,我很伤心。”采访中,祁可欣的父亲祁先生说,他们夫妻都在国企工作,家庭算是小康。祁可欣是他们唯一的女儿,自幼生活无忧,乖巧懂事。整个家族唯一的第三代女孩,祁可欣一直是被长辈呵护。

  “我们家庭条件挺好,城里有2套房子,没有必要去攀富。我女儿从小长得也很漂亮,人见人夸。说实话,我们只希望她幸福,不喜欢她嫁给太有钱的。”祁可欣的母亲告诉记者,可欣是地地道道的南京妞,她小学在马台街小学上的,初中上的是五十中,高中在英华国际高中就读,毕业后考入北京邮电大学,专业是信息工程。可以说,案发前,祁可欣的成长道路一帆风顺,并非外界所传。

  “这是可欣十岁的照片,她从小就漂亮,这是真实的。”采访中,祁父拿出祁可欣十岁时照的艺术照片,对网络上女儿整容的流言进行驳诉。

  祁父认为,女儿结婚时刚满20岁,是个爱情至上的女孩,她和吉星鹏结婚的唯一原因是:爱吉星鹏,而不是因为金钱或其他。“我听说,我女儿被捅后,还对吉星鹏说这么一句话:‘你真傻,我是爱你的。’”祁父说。在祁可欣父母看来,年仅21岁的可欣从小性格温和,最大的缺点就是爱面子。

  心痛女儿:身上被捅了55刀 到了太平间眼还睁着

  “在太平间,看到女儿,她眼睛还睁着,不肯闭!她没穿衣服,那么冷!我帮她穿上了衣服……”谈及女儿过世,祁可欣的父亲眼中泪水止不住:“据检察机关统计,我女儿身上被捅了55刀!吉星鹏前后用了三把刀去砍,很残忍,极其残忍!不可原谅!”

  “我女儿去世前,是铁了心要和吉星鹏离婚的。为了支持她离婚,我们案发前已经卖掉了南京城里的一套房子,先让她开个美甲店。谁知……”祁可欣的父亲祁先生说,吉星鹏和女儿祁可欣从结婚、生子到杀妻发生在短短一年里。吉星鹏平时对妻子的打骂如同家常便饭,甚至是在可欣怀孕期间也从没停止过。祁父表示,施暴之后,吉星鹏又会痛哭流涕,跪求原谅,表示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爱,赌咒发誓会对妻子好,对孩子好。而可欣,正是寄希望于丈夫能改过,孩子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再地容忍和原谅了丈夫的行为。

  谈出轨说:那都是借口 与离婚财产要被分有关

  对于外界所言的吉星鹏怀疑祁可欣出轨一说,祁母这样解释:“都是因为我女儿有两个身份证搞的,这是误会。”据祁母介绍,女儿祁可欣高考时丢了身份证,为了参加考试补办了一个新的身份证。高考后,旧的身份证又找到了。“后来,旧的没用的身份证被我女儿借给一个女同学。那个女同学拿着我女儿的身份证,去酒店开过房。吉星鹏查到后,就怀疑是可欣开的房。”祁母表示,吉星鹏为此曾怀疑可欣出轨。祁可欣要求去做羊水穿刺亲子鉴定,吉星鹏开始推脱不去,最后在家长的逼迫下他无奈答应了。然而在做检验的当天,他选择了消失。孩子出生后,祁可欣又提出做亲子鉴定,吉星鹏这个时候又再三表示说不用做了,孩子就是他的。

  祁家人认为,吉星鹏在公安机关交代说他杀害妻子的动机是酒后受到了朋友的挑拨等等原因,根本就不成立。这只是他自己编造出来打骂控制妻子的借口。

  对于传言的吉星鹏怀疑可欣出轨一说,祁可欣的妈妈认为,女儿被杀真正原因,是遭到暴力后,坚持与吉星鹏离婚。吉星鹏担心离婚后财产被分,与祁可欣发生矛盾,产生了杀人之心。

  祁父说,在可欣遗留下来的日记本里,有这么一段话,读了让他很是痛心:“越来越没有意思了,全部都是谎言,习惯了欺骗,何苦要在意。早知他是这样的人,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心都没有知觉了,痛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为一个不懂你、不会心疼你的人伤心难过……早就不期望变好,早已不是初衷的爱。别傻了,你的付出是永远得不到回报的!”

  无法原谅 拒绝在悔过书上签字 要求“一命抵一命”

  “这件事对我们的伤害太深了!我已经明确拒绝在吉星鹏悔过书上签字。我无法原谅他。”采访中,祁父反复向记者表示,“我们要求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一命抵一命,还我女儿以清白公道。”

  据了解,祁家已经正式委托律师,向吉星鹏提出民事赔偿,及索要外孙女的抚养权。“我们提民事赔偿不是为了钱,多少钱都换不来我女儿。我们只是希望通过提出民事赔偿,进一步了解案情,并保留上诉的权利”。祁父向记者表示,他们目前最在意的是小外孙女的抚养权,希望外孙女今后能在一个安全健康的环境下成长。

  “看到外孙女,就像看到女儿一样,她是我们唯一的寄托。”祁父说,一旦吉星鹏被判刑,外孙女的监护就成了问题。他们希望,外孙女的教育不要像吉星鹏一样有所缺失。

  外孙女 目前在吉家

  据了解,案发后,小夫妻俩那刚满100多天的宝宝一直在吉家生活,平时由吉星鹏的母亲和奶奶照顾。今年8月4日,祁可欣的母亲身体康复后,征得吉星鹏家人同意,把宝宝带回家照顾几天。中秋节前,宝宝由吉家带走照顾。

  昨日,记者打通了吉星鹏父亲的电话。吉父以不愿就此事多说而挂断电话。两家人承认,目前,吉星鹏和祁可欣的孩子是吉、祁两家人的感情纽带。

 

 

电话联系

  • 13153946888
  • 13153946888

扫扫有惊喜

微信扫一扫!